Posted in: Study

这些古诗词我们从小就背错了?

我们这一辈人在上小学和中学时互联网还是个稀罕物,所以背古诗只能以教科书为准,久而久之就把它当成了唯一的真理。现在不一样了,可以从网络上查到一些古籍,不知现在的孩子会去查吗?

古籍查询方法

不少古代著名诗人都有自己的“诗集”或者“文集”,相对来说可行度较高。下面列举一些:

唐朝

作者著作名称
李白李太白文集
杜甫杜工部集
王维王右丞集笺注
白居易白氏长庆集
孟浩然孟浩然集
柳宗元柳河东集
王勃王子安集
张九龄曲江集
齐己白莲集
杜牧樊川文集
刘禹锡刘禹锡文集
张籍张司业集
韩愈昌黎先生集
高适高常侍集
孟郊孟东野诗集
骆宾王骆宾王文集

宋朝

作者著作名称
王安石临川集 或 王安石全集
李清照漱玉词
杨万里诚斋集
苏轼东坡全集 或 东坡词
陆游剑南诗稿 或 渭南文集
欧阳修欧阳文忠公集
文天祥文山集
范成大石湖诗集
柳永乐章集
秦观淮海集
辛弃疾稼轩长短句
岳飞岳忠武王集
晏殊珠玉词
姜夔白石道人歌曲

查找古籍扫描件的方法

访问网站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,搜索该作者对应的书名,然后输入诗句的若干文字(因为古籍是繁体字,所以要搜索笔画少的那种),就可以查到!

当然有些诗人比较惨,比如李商隐就没有什么著名的文集留下来,这种诗一般只能去《全唐诗》这种二手资料里查,准确性自然不如一手资料,这里就不讨论了。

下面就按作者来逐一介绍。

唐朝

李白

《静夜思》

这是最著名的悬案,以至于百度百科里都写进来了。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来自后来的《注释唐诗三百首》,右侧第一列

《李太白文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床前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举头望月,低头思故乡。
来自《李太白文集》,右侧第一列。

关于这点,网上不少人的评论是《李太白文集》那个版本正确,因为总共20个字,现在“背”的版本出现两个“明月”,过于重复。有时我甚至在想是否后人把它和《月下独酌》里面的“举杯邀明月”混在一起了,导致传抄笔误?顺便提一下:日本学生的语文课也会学少部分中国古诗,《静夜思》是其中之一,采用的是《李太白文集》的版本。

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来自后来的《注释唐诗三百首》,右侧第一列

《李太白文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孤帆远影碧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来自《李太白文集》,从右往左数第2列开始

相关讨论可参见此处

《金陵酒肆留别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劝客尝。
金陵子弟来相送,欲行不行各尽觞。
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
来自后来的《注释唐诗三百首》,右侧第一列开始

《李太白文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白门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客尝。
金陵子弟来相送,欲行不行各尽觞。
请君问取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
来自《李太白文集》,从右往左数第4列开始

在此处还看到一个两者的杂交版。

早发白帝城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
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来自后来的《注释唐诗三百首》,右侧第3列开始(诗名叫做《下江陵》)

《李太白文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
两岸猿声啼不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来自《李太白文集》,从右往左数第2列开始

目前没有看到进一步讨论,不过查阅了哈佛燕京图书馆的另一个版本的《李太白文集》,也是一样的结果,说明原文确实就是“啼不尽”。

《望天门山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至此回。
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。
来自后来的《御定全唐诗》,右侧第一列开始,但是,写的是“北”字。

《李太白文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直北回。
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。
来自《李太白文集》,左侧第1列

讨论可以参见此处。

望庐山瀑布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看瀑布挂前川。 
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
来自后来的《御定全唐诗》,右侧往左第五列开始

《李太白文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看瀑布挂川。 
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
来自《李太白文集》,右侧往左第2列

相关讨论参见此处。明显“长”川更对。另外日本的版本也是“长川”。如下图。

图摘自《漢詩を読む・謝霊運から李白、杜甫へ》,宇野直人与江原正士著,平凡社2010年出版。注意日本图书和上述的古籍一样、从右往左读。

李鬼《夜宿山寺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
不敢高声语,恐惊天上人。

然而这可能是李鬼!《李太白文集》里面没有这首诗,只有在某些附注里面提到这么几句:

夜宿峰顶寺举手摘星辰。
不敢高声语,恐惊天上人。

这种“李鬼”建议放弃吧!

《夜宿山寺》在《李太白文集》中不存在,怀疑是李鬼。截图来自《李太白集注》

王维

《相思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
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
来自后来的《注释唐诗三百首》,右侧第3列开始

《王右丞集笺注》里却是这样的:

红豆生南国,来发几枝。
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
来自《王右丞集笺注》,右往左倒数第2列

关于“春”还是“秋”,讨论可见此处,据说“秋”才是对的。至于“愿”还是“劝”,好像大家都混着用,当成通假字了?不过日本的版本还是保留了“春”。

李鬼《画》

远看山有色,
近听水无声。
春去花还在,
人来鸟不惊。

这首诗无法在《王右丞集》里面找到❗️基本可以断定不是王维写的,连百度百科都已经改掉了,就是不知道那些坑人的教科书改掉了没有?

白居易

《钱塘湖春行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孤山寺北贾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 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 
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来自后来的《御定全唐诗》,左侧(最后两句在下一页,没有变化,不放了。

《白氏长庆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孤山寺北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 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 
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来自《白氏长庆集》,右往左第2列

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首诗之一!泪奔……关于是“贾”还是“古”讨论参见此处

齐己

《早梅》

我小时候背的是:

万木冻欲折,孤根暖独回。
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开。
风递幽香出,禽窥素艳来。
明年如应律,先发望春台。
来自后来的《御定全唐诗》,左侧。“去”和“犹”做了注释,但是注意最后一个字仍然是“映”(春台)而不是“望”

《白莲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万木冻欲折,孤根暖独回。
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开。
风递幽香,禽窥素艳来。
明年应律,先发春台。
来自《白莲集》,左侧。

目前没看到有什么讨论。也查找了其他版本,原文还是“映”(春台)。

杜牧

李鬼《清明》

清明时节雨纷纷,
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借问酒家何处有?
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
崩溃了,这首诗无法在杜牧的《樊川文集》里面找到❗️所以这李鬼也是众说纷纭。可能就是无名氏写的。

崔顥

《黄鹤楼》(存疑)

特意谈谈这首号称为“唐人七律第一”的《黄鹤楼》,由于作者崔颢本人没有留下著名的诗集,所以资料都是二手的,包括《全唐诗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和《千家诗》。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来自《注释唐诗三百首》,左半部分

还有一个版本则是这样的:

昔人已乘白云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来自《御定全唐诗》,右半部分

有意思的是由于这首诗太著名,虽然没有崔颢本人原稿,大家还是想研究到底是“黄鹤”还是“白云”,比如金圣叹。不过日本的版本还是保留了“黄鹤”。

王之涣

《凉州词》(高度存疑)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
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

还有一个版本则是这样的:

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
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不度玉门关。

“春风”版本出自《唐诗三百首》。“春光”版本则出自《御定全唐诗》,见下图(合起来看,在中间部分)

和崔颢的《黄鹤楼》一样,因为王之涣没有个人诗集留下来,所以这也是“存疑”。但是日本的书籍用的是和《御定全唐诗》版本一致的“春光”,而不是我们平时背的“春风”,如下图。另外国内也有一些文章用“春光”,例一例二

图摘自《漢詩を読む・謝霊運から李白、杜甫へ》,宇野直人与江原正士著,平凡社2010年出版。注意日本图书和上述的古籍一样、从右往左读。

宋朝

王安石

《泊船瓜洲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京口瓜洲一水间,钟山只隔数重山。
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

《临川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京口瓜洲一水间,钟山只隔数重山。
春风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

这里尴尬的地方在于,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古籍版本是用“又绿”的,全部都是“自绿”。现在已经有人在讨论了。

来自《临川集》,左侧

苏轼

《题西林壁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《东坡全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无一同。
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我还没有找到古籍版本是写“各不同”的。不过意思差不多,也罢。讨论参见此处。日本的版本保留了“各不同”

来自《东坡全集》,右往左第4列

陆游

《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》(存疑)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。
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。

《剑南诗稿》里却是这样的

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。
遗民泪尽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。
《宋詩鈔》版,右侧往左第4列。改动更大,“遗民泪尽秋风里”,南望“京华”
《剑南诗稿》,用的是“黄尘里”。右侧第2列。

不过有人指出这是因为乾隆皇帝在搞鬼,说讨厌“胡”字所以瞎改。但问题是同样陆游的词《诉衷情》(也是乾隆朝的《四库全书》整理)里面就有“胡未灭”的字样就没改。

欧阳修

《生查子·元夕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子的:

去年元夜时,
花市灯如昼。
月上柳梢头,
人约黄昏后。
今年元夜时,
月与灯依旧。
不见去年人,
泪湿春衫袖。

但《欧阳文忠公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去年元夜时,
花市灯如昼。
月柳梢头,
人约黄昏后。
今年元夜时,
月与灯依旧。
不见去年人,
泪春衫袖。

不过关于这个版本,网上也有。参见此处

来自《欧阳文忠公集》,右往左第4列。注意繁体字“晝(昼)”和“畫(画)”比较像,不要认错。

文天祥

《过零丁洋》

我们平时背的是这样的:

辛苦遭逢起一经,干戈寥落四周星。
山河破碎风飘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。
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。
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

《文山先生全集》里却是这样的:

辛苦遭逢起一经,干戈落四周星。
山河破碎风絮,身世飘摇雨打萍。
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。
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
来自《文山先生全集》 (四部丛刊初编)版,右往左第4列
来自《新刻宋文丞相信国公文山先生全集》(哈佛燕京图书馆)版,左半部分

据说“浮沉”一词来源于《崖山志》,但是网上没有扫描版所以不好判断。另外民国有个名人“邵飘萍”,飘萍为号,据说就是来自“身世飘摇雨打萍”的意思。日本的版本用的是“飘摇”,如下图。

图摘自《漢詩を読む・漢詩を読む 陸游から魯迅へ》,宇野直人与江原正士著,平凡社2012年出版。注意日本图书和上述的古籍一样、从右往左读。

个人的一些感想

唐诗的差异全部来自于《唐诗三百首》,可见我们的教材是完全照搬《唐诗三百首》的。宋诗和宋词的差异则不明(因为没有宋诗三百首),不过宋词的稳定性明显好于唐诗,只有欧阳修《生查子·元夕》一例而已。

我们背了二三十年,很多句子早就固化在脑子里想改也很难,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感兴趣的话,注意引导,多给他看看古籍,不但能认识古代的字体,而且也可以学者了解一下词语为什么变化了、变化得是否合理,这也是很有趣的事情。

Comments (17) on "这些古诗词我们从小就背错了?"

  1. Firefox 116.0 Mac OS X  10.15

    最近我也在整理《千字文》,给准备上小学的儿子背诵。思前想后,还是决定让他用粤语背诵。

  2. Google Chrome 107.0.0.0 Android 6.0.1

    古人寫詩詞,那肯定是字斟句酙的,但是即便是「原著」,也不是完全只有一個版本。比如《黄鸙樓送孟浩然之廣陵》中,「孤帆遠影」下面寫「一作映」,到底是「影」還是「映」就沒個準了。

    1. Safari 16.6 Mac OS X  10.15.7

      額外標註了「一作XXX」的、並且能與我們現在背的版本對上的,我就沒有算進去。我列的是沒有標註的內容。

  3. Google Chrome 115.0.0.0 Windows 10 x64 Edition

    “原著”的定义
    不少古代著名诗人都有自己的“诗集”或者“文集”,毫无疑问这就是自己作品的“原著”。

    建议作者了解下所说的「原著」是怎么形成的。

  4. Microsoft Edge 115.0.1901.200 Windows 10 x64 Edition

    你妄下断言是背错了,只能说明你有一定的思考,但不多。
    因为你再思考一下就会发现,这些原著他真的是原版吗?
    是留下来的孤本?是留下来的多个比较权威的版本?这些残留的古籍他又是什么时候制作的?他们做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原版吗

  5. Google Chrome 115.0.0.0 Windows 10 x64 Edition

    还有人说《兰亭集序》不是王羲之写的,所以啥事真正的史实谁都不知道。不是专家学者也不必纠结,流传哪个就用哪个吧 ???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