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in: Website/Blog

博客被墙

而看阿Q的意思,倒也似乎以为不足贵的,因为他讳说“癞”以及一切近于“赖”的音,后来推而广之,“光”也讳,“亮”也讳,再后来,连“灯”“烛”都讳了。一犯讳,不问有心与无心,阿Q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,估量了对手,口讷的他便骂,气力小的他便打;

——鲁迅《阿Q正传》

既然已经被墙了,以后就可以写一些更加大胆的话了。

被墙

第一个通知我被墙的是位于长毛象上的网友,然后我去站长之家的 ping 工具那里试了一下,就发现:国内的 ping 域名解析到了各种不同的随机 IP,全部超时,国外全部正常,说明已经被墙。方式是 DNS 污染,虽然可以通过换域名解决,但懒得换了,邮件通知了一下所有与我博客有过互动的人,就可以了。

博客也“新生”了

例如,以前需要把 Gravatar 头像的地址改成 cravatar.cn,现在既然来访者都是境外,那就不用改了。

又比如,以前是禁用 Google Fonts 的,现在既然来访者都是境外,那也不用改了。

又比如,以前为了照顾国内而不用 CDN,现在既然来访者都是境外,那就可以启用 CDN 了,顺便挡住 DDOS。

开个玩笑:没被墙的网站都不好意思自夸。从这天开始,本网站就和 Google、Twitter、Facebook 这些大型网站并列了。

我对 GFW 的回忆

Yahoo 雅虎搜索

我第一次接触电脑和因特网是在 2003 年,记得那时老师教我们用雅虎搜索。2015年雅虎关闭北京研发中心2021年11月1日开始雅虎中国彻底关停

Google 谷歌搜索

我在 2007 年上大学时,物理课需要写英文论文,由于当时大家英文都不熟练,只会用百度搜索中文资料,结果去找老师咨询时被老师嘲讽了一番,老师当着大家的面亲自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演示用 Google 搜索英文资料(月份我还记得,2007年5月),令大家目瞪口呆。

后来据维基百科显示:

2009年6月18日,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节目宣称谷歌的搜索词语联想的功能传播所谓色情低俗信息。在输入普通的词语比如“母亲”就会直接联想到黄色词语(但事实上在百度等大陆地区搜索引擎同样存在这种)。实情据谷歌Trends功能证据显示在6月10日里来自北京的IP恶意刷入近百次黄色词语,使黄色词汇搜索量猛增。在17日后,此关键词慢慢回复至0,一时间谷歌备受中国官媒指责。2009年6月24日21时左右,北京的互联网用户无法访问Google.com和Gmail,但使用代理服务器等手段(俗称翻墙)可以正常访问。这证明此次Google.com无法在大陆访问并非Google技术原因而是被大陆官方封锁。约两小时后,Google服务恢复访问。
2010年1月14日,Google旗下的Gmail遭到可能来自中国的黑客入侵,并企图下载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电邮。Google后来宣布,Google.cn的搜索服务将关闭,转由香港域名面向中国大陆用户提供简体中文服务。
此后,中国大陆用户访问Google时,常被防火长城干扰,并于2014年开始完全无法登录

博客平台:blogspot

我的第一个“网志”是在 2009 年 2 月写在 blogspot 上(现在已改名 blogger 了),大约写了三个月之后没写。据维基百科显示,blogspot 于 2011 年 8 月开始被墙。

博客平台:wordpress.com

我的第一个 wordpress 博客是在 2010年 8 月 18 日写在 wordpress.com 上,写了两个月之后转到了自己购买的主机上。据维基百科显示,wordpress.com 于 2013 年被干扰过。不过目前 ping 检测来看貌似还有些正常……?

维基百科 wikipedia

自我有记忆以来中文版维基百科就一直被屏蔽(根据维基百科词条显示是 2015年5月19日开始),但英文版则正常,于是就有了很好玩的一招:先用英文版去访问,然后马上切换成中文版,就能访问。这招于 2019年4月25日开始彻底失效,这也是我博客中唯一记录过的 GFW 大事件

Github

2015 – 2019 年之间我开发了两个项目,均用 github 托管。最后一个 commit 是 2021 年 12 月 25 日。目前 Github 在维基百科上的描述是“不稳定”,问了国内的朋友说网页还能访问。但是我在出国前几个月就发现 git push 已经很不稳定了。

我的一次叛逆

在 2021 年 1 月我在侧边栏挂了“光复香港、时代革命”的标语,不过做了处理,只给境外访问者展示。但还是有自告奋勇的小粉红去告状,于是我光荣地被《十年之约》项目组授予支持“港独”的荣誉证书

我马上撤走标语,不过不是因为自己改变了主意,而是因为当时人还在国内,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影响我出境,否则有点得不偿失。

《十年之约》虽然只是一个博客圈子而已,管理员却有高度守法精神,给我的来信是这么说的:

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言人声明:“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”口号在今时今日,是有港独、或将香港特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离出去、改变特区的法律地位、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含意。”

十年之约项目组坚决支持维护国家统一,反对任何形式的港独,贵博客此举有违十年之约倡导之守法精神……

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就写到:

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。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。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。

那么,2022年11月26日上海乌鲁木齐中路的市民集聚公开喊出“共产党下台”的口号,是不是违反宪法?其实本质问题在于,无论是香港的国安法也好,还是中国的宪法或者其他任何法律也好,由于制定过程中没有遵循任何人的意见,不能反映社会的真实情况,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怪现象:严格立法、普遍违法、选择性执法。

互联网是否缺少一场白纸革命?

中国互联网的现状和“动态清零”其实是一模一样的。

动态清零是:

  • 第一年封住了武汉,大家想的是:忍了,挡住湖北就行。
  • 第二年乘地铁要健康码,大家想的是:忍了,掏一下手机就行。
  • 第三年初乘地铁要48小时核酸,大家想的是:忍了,测一下就行。
  • 然后变成24小时,也忍了。
  • 然后周围有了密接,成了中风险,忍了。
  • 然后周围有了阳性,要足不出户隔离,忍了,熬过7天就好了。还可以在网上秀厨艺!
  • 然后阳性越来越多,7+7+7无限循环……

互联网也是:

  • 谷歌墙了:忍了,用必应替代。
  • 维基百科墙了:忍了,找镜像。
  • 各种 CSS/JS/Python/Ruby/Docker 的库被墙了:忍了,找镜像、改配置。
  • Gravatar 墙了:忍了,找镜像、改配置。

总结起来就是政府权力在一步一步扩大时,大家不是想着去争取自己的权利,而是选择后退的同时采用修复方案去适应这种权利的侵蚀。

没错现在确实还能忍,自己买个 VPS 搭个 VPN 也不难。那么什么时候不能忍呢?等到哪天那位领导脑子一抽要搞互联网白名单的时候,估计互联网的白纸革命就要爆发了。

毕竟2014年谷歌被墙的时候,很少有人会想到五年后维基百科也会被墙。


最后更新于 2022 年 12 月 12 日 作者 springwood

Comments (19) on "博客被墙"

  1. Microsoft Edge 108.0.1462.46 Windows 10 x64 Edition

    替真正的勇士点赞,很多人是沉默的,只不过没有契机。比如这次多地游行,有些鼠辈居然称之为散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